百度搜索 山河行遍 有声屋 山河行遍 yousheng5 即可找到本书.

    萧碧落痛的冷汗涔涔,已经半昏迷过去,可仍紧紧抓住达兰台的衣襟。

    她不宜有孕,先前身子又受过伤,这个孩子能保到现在靠达兰台精心调理。

    在北朝,除了达兰台,还有谁能保住这个孩子呢?

    所以萧碧落在昏迷中也不忘求助达兰台。

    那是她的最后一线希望。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都被这惊变吓了一跳,九公主更是下意识的捂住嘴。

    元恪在萧碧落晕厥的时候,一伸手将她揽在怀里,满面失色的冲达兰台吼,“快!”

    达兰台顾不得忌讳,从怀中小瓷瓶倒出一粒丸药强行塞萧碧落嘴里,“这是九珍丸,主要成分是当归,贵人血崩,这九珍丸补血止痛。”

    当归既可止痉挛疼痛,又可使血行旺盛,《本草证》云其“味甘而重,故专能补血,其气轻而辛,故又能行血,补中有动,行中有补”,称其乃“血中气药,血中之圣药也”,《药性赋》亦云“主女子崩中”。

    九公主几个月前才生产过,府中产婆等人还未离去,这时正好派上用场,匆匆被宣了过来,元恪还要从行宫中宣大夫,达兰台摆摆手,“来不及了!”

    元恪按住达兰台肩膀,手指抠的达兰台肩膀生疼,“她会不会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达兰台拍拍元恪手背,示意他不要紧张,“臣早意料到。”

    所以他才要跟着来,才会随身带着九珍丸。

    今天倘若他不在场,这女人怕是……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这女人凶多吉少了,他就算不在场,那也逃不了干系,圣上一怒之下追责的第一人便是他。

    元恪站在庭院中,侧耳细听,房内却无碧落的声音,他心一慌,伸手猛拍了几下门,“碧落如何!”

    公主府的女大夫在门内喊,“贵人血止住了,但是昏迷着如何生产?”

    又有人焦急的道,“今日寒食,这黑灯瞎火的怎么办啊!”

    元恪怒道,“点灯!”

    都这个时候了,还禁什么火?

    他冲达兰台道,“达兰台!”

    达兰台正抹了把满头汗水,有条不紊的调配好汤药,又将银针浸汤药里,听圣上心急的唤他,他哎了声,又匆忙拿了几枚银针浸药里。

    将浸好的银针从门缝里递女大夫,“扎要位!这汤药是刺激人醒过来的!”

    女大夫在门内喊,“怎么还未醒过来?”声音焦急的已带了哭腔。

    达兰台扒着门缝,“不可能不可能!扎三个穴位就应该醒过来!”

    他焦急又无可奈何,在门外团团转,“你将针拔出来,再扎一次!”

    元恪怒道,“那岂不痛死!”

    达兰台道,“能痛醒也好啊!”

    那女大夫按照达兰台所说又扎了次,那女子仍是毫无反应,这时她也慌了,打开门跑出来对达兰台道,“大祭司!你快去看看罢!若是再醒不过来,这胎儿恐怕得窒息,贵人也得不讳!”

    达兰台又气又急,“我一个男子,怎么能进去,你真是糊涂了!你快进去,再试试!再试试!”

    女大夫瞧了眼冷若冰霜的圣上,哆嗦着道,“贵人能保到现在简直是奇迹,按照经验,她那身子,怕是三个月就得血崩,三个月血崩大不了不要胎儿,七个多月血崩,那胎儿已成形,本来可引产,但贵人昏迷着如何引产!”

    元恪冷冷道,“达兰台,你进去!”

    达兰台吃惊的看着元恪,咬咬牙,他冲里面喊,“将被子拉好!”说完推门进去。

    “你也进来!”

    那女大夫暗暗舒了口气,忙紧跟着进去。

    片刻,房内传来熟悉的呼痛声,那痛苦的声音渐渐变大,元恪喊道,“碧落!碧落!”

    房内没有回应,再听又没了声音,他心急不已,正要推门进去,谢宥一不顾礼数,情急之下一把拉住元恪衣袖,“陛下,不可!”

    元恪甩开谢宥一,冷笑道,“不洁?晦气?”

    有俗道妇人经血,生产,都十分晦气,影响男子运势,故此谢宥一才匆忙拉住元恪。

    元恪道,“她那样痛,朕得陪着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谢宥一心头一震。

    妇人生产原来这样艰难凶险,他未见过吴氏生产,也未见过九公主生产。他曾经问过九公主,九公主指了指肚子,笑眯眯道,“宝宝踢我,一直踢我,弄的我很痛,我很生气,不想让他再在我肚子里,就把他生出来啦!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真真假假轻描淡写,知道九公主说话没准,谢宥一一笑置之。

    有次青川一直哭,奶娘哄不下,边摇边苦笑,“这扯着嗓子哭和九公主一模一样的!生小公子时候九公主痛的直叫母妃,把圣上都哭来了!”

    知道拦不住元恪 -->>

百度搜索 山河行遍 有声屋 山河行遍 yousheng5 即可找到本书.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山河行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有声屋只为原作者罱暮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罱暮并收藏山河行遍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