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度搜索 阶下囚 有声屋 阶下囚 yousheng5 即可找到本书.

    “大王,我忽然觉得头好晕喔……”

    洛可可按着头,一副快要晕倒的样子。

    侯力武想要伸出手,随即想到之前的事,他从皇宫跑回家后,一想到洛可可的红唇,他没用的下半身竟然起反应,吓得他去庙里求神拜佛,只希望自己中的邪可以赶快被驱除。

    思及此,侯力武的手害怕的缩回来。

    幸好他没伸出手,要不然洛可可一定会咬掉他的手,谁要他来碍事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可可……”截天流伸手扶他。

    洛可可顺势倒向截天流的怀里,再一点点,再一点点就可以爬上他的腿了。至少他现在已经摸到他的腿,所以他的手就大力的给他摸下去。

    哇,截天流的肌肉壮壮结实,他超想念这双好久不见的美腿,他感动得差点眼眶泛出泪水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没时间感动了,要先爬上去再说。

    洛可可跨出脚,自行爬上截天流的大腿;一爬上他的大腿,想念的胸口就在他面前,让他忍不住想要伸手探进衣服里随便乱摸。

    “可可……”截天流轻启双唇唤着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洛可可就像正值发情期的母猫似的身燥热,饥渴地望着截天流的嘴巴。他想要亲一下,然后再舔几下,再吸吮几次……

    不只亲嘴,他还要亲他的脖子,然后咬一下他的红乳……

    “大王,诚信是一个人的根本,一个人若是失去了诚信,就失去了做人的资格。”

    侯力武目瞪口呆,洛可可刚刚说他头晕,可是他爬上王上的腿时手脚并用,而且还非常快速,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人不舒服的样子。

    而且他望着王上的表情色迷迷的,一脸想要把王上给“拆吃入腹”的模样,实在很奇怪。

    更奇怪的是,自己的王上截天流,他一脸好像要笑出来却强忍住不笑的表情,一手按在洛可可的腰上,防止洛可可不稳的跌下他的大腿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气氛明明很诡异,想不到洛可可一开口,却开始谈诚信的问题,而截天流也十分认真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,诚信的确是做人的最根本原则。”

    看着截天流开合的双唇,洛可可好想扑过去亲一口,可是小不忍则乱大谋,再忍一下就好。

    只要再忍一下,等一下要怎么亲、怎么吻、怎么吮又怎么咬,都是他的自由了。

    “大王,这是你上次签的字据,这上面的约定你今天可以覆行吗?”洛可可把贴身的那张纸拿出来。

    侯力武很想凑过去看那字据上写什么?

    因为截天流忽然仰首大笑了起起,而洛可可抱紧他的颈项,好像就要被他摇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好,我覆行。”

    侯力武还是没看到那张字据,截天流就比着门口道:“力武,你可以去了,我跟可可有非常重要的私事要谈。”

    他转向洛可可,表情隐隐带着笑意。“毕竟一个人的诚信是很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侯力武惊讶得很珠子差点掉下来,他看洛可可一脸色迷迷的望着截天流,而截天流也两眼发亮的望着洛可可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在搞什么把戏,他完搞不懂,只好顺应着截天流的话出去。

    不过离去前,看见洛可可媚眼如丝的模样,他的裤裆好像有点怪怪的,他急忙冲出门去。

    中邪,他一定又中邪了!

    第十章

    御书房没有大床,只有一个休息的床榻,但是一等侯力武出去,洛可可已经受不了的亲上截天流的唇,把他压在那张床榻上。

    呜呜,果然是真的截天流最好,假的侯力武根本就没用。

    截天流才刚吻他一下,他就身发软,再吻一下他就身发热,吻了好几下后,他已经身软绵绵的趴在截天流的身上喘气。

    截天流的双滑过他的发丝,从他的嘴唇一路吻到他的销骨。

    洛可可的头往后仰,把自己的销骨献出。

    “大王,我……我想了很久……”

    他气喘吁吁,心跳得好快,截天流的拇指揉抚着他的红乳,让他呻吟出声,还没碰到他的下半部,他的腰已经扭动起来,双腿更是紧紧夹住截天流的腰身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?”截天流慢慢的褪下衣物。

    看见他精装的体魄,洛可可差点又要流下口水,他也毫不害羞的赶快把自己的衣服脱下,恨不得赶快跟截天流抱在一块。

    “我想我应该爱你吧。”洛可可说得并不害羞。

    这可是他这一个月失眠以来,想得头都快痛死之后得到的结论,不知道把他折磨多久才想出来的。

    截天流笑了出来,他一手下滑,往洛可可雪白的臀丘移去,洛可可轻轻的倒抽一口气。

    截天流又轻咬了他耳朵一口。“我就知道你总有一天会想通 -->>

百度搜索 阶下囚 有声屋 阶下囚 yousheng5 即可找到本书.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阶下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有声屋只为原作者凌豹姿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凌豹姿并收藏阶下囚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