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度搜索 阶下囚 有声屋 阶下囚 yousheng5 即可找到本书.

    “大……大王,你别乱开我玩笑,我胆子很小的。”

    他们才认识几天,而且一个是亡国之君,一个是灭国的敌君,这种爱不爱的话题,未免太过可怕。

    截天流没有伸手拉住他,更没有要他重新回到自己的怀抱,依然目不转精的望着他,那眼神炽热无比,让洛可可从头麻到脚,感觉好像快要被他的眼神给融化身体,只剩下一颗赤裸裸的心。

    “你不爱我吗?可可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何愿意上我的床?为何不愿意百花夫服侍我?你向来无欲无求,承认自己是个志向很小的男人,那你攀上一国之君所为何来?若不是为权,不是为名,也不是为利,那你为何献身给我?”

    截天流说得头头是道,洛可可一时不知该如何辩驳,他的确不求名利权势,但是若问他为何跟截天流上床而没使奸计逃离,答案只有一个------那就是他是雄性动物,贪图欢愉的享受。

    “大王,那是因为跟你上床很舒服。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是哪边舒爽哪边躺的人,跟你在一起那么舒服,我怎么可能会拒绝?”

    洛可可说得有点小声,因为他看截天流的眼神黯沉下去,让他原本振振有辞的声音,也跟着低落下去。

    他是不懂爱,也没打算爱上截天流,可是他没瞎,他也知道截天流真的对他很好。

    他明明可以杀他、折磨他,甚至把他绑起来侵犯他,但是他什么也没做,反而耐心地等他投入他的怀抱。

    不可否认,截天流对他是十分温柔的。

    “是吗?你是这样觉得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洛可可几乎低垂着头,因为截天流黯然的目光让他很难面对,但是他还是不想欺骗截天流,更何况截天流也不是他骗得了的人。

    截天流站了起来,神情变得冷漠。“就像你说的“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”,我也不是一个会勉强他人的人。你可以离开,也可以留下,但我不会再抱你了,如果你只是因为身体舒爽才跟我在一起,相信有许多男人技巧也很好,可以让你得到这种感受。”

    “大……大王……”

    洛可可眼睁睁的看着截天流离开自己住的宫殿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,好像想要挽回什么,却只捉到虚无的空气,而截天流很快就离开了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截天流刚才签下名字的字据还贴身揣着,但是现在那张薄纸却透着凉意。

    洛可可的背还有点痛,双腿间也还有疼痛感,然而两人情交时的欢乐似乎不是昨夜,而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……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……怎样都好,不要再让我这么无聊了。”

    洛可可放声大叫,叫完之后,只是更空虚。

    他在宫里又住了一个月,洛国大部分的人已经投降,截天流也对洛国的城镇重新建设规划,不从的人只有少部分,但是这样的人因为截天流的德政变得越来越少,为数并不多。

    洛可可住在原来的宫殿,过着平静的日子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在外人看起来,他已经失宠了,或是截天流不准别人来打扰他;总之他的宫殿除了守卫之外,没人会过来。

    他好怀念以前有女人来找他挑衅的情景,至少他还可以耍奸计把别人骗得团团转,但是现在他只能对着捉到的蚂蚁说话。

    就连以前三不五时过来闲晃的侯力武,都因为远派到洛国臣民最后反抗的根据地了解状况,没再过来了。

    而他最怀念的当然是截天流。

    他没再过来,整整的一个月洛可可都没看到他,据说他因为国事繁忙睡在书,后宫众女都在等着他的宠爱。

    本来洛可可就希望人生过得平静,只要吃得饱饱、睡得饱饱,他的人生就再也别无所求,但是当他真的过着他所希望的生活,却……却……却觉得无聊到爆,害他都快“花轰”了。

    呜呜呜……他现在不只愁眉苦脸,而是惨到想哭。

    他很想截天流,但是又觉得没什么脸去见他,一想到当初截天流黯然离去的落寞神情,他就很心虚。

    这一个月来,洛可可真的有很认真地思考截天流爱他的这件事,想得他头都痛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能让他头痛是一件很困难的事,因为世间上再难的事,他都可以耍奸计幸运度过,从未想一件事想到头痛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这一桩他爱不爱截天流的事,却让他头痛万分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爱截天流,只是两人交欢时身体非常速配而已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没有截天流,他晚上一个人睡觉都觉得好冷,他从来不晓得自己是身体虚寒的人,竟然半夜会冷得醒过来,而且听不到截天流那豪爽到几乎快震聋他耳朵的笑声,他觉得好……好寂寞。

    他当然也曾偷偷跑到御书房门外,但是又因为不知道该跟截天 -->>

百度搜索 阶下囚 有声屋 阶下囚 yousheng5 即可找到本书.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阶下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有声屋只为原作者凌豹姿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凌豹姿并收藏阶下囚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