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度搜索 阶下囚 有声屋 阶下囚 yousheng5 即可找到本书.

    “要死了,你到底给我抹了什么?”

    口不择言的洛可可破口大骂起来,再也不在乎这个人是君王。

    现在他不断扭着腰,扭得腰都快断了,甚至开始酸了起来,怎么不教他捉狂?

    截天流面不改色地道:“春药。”

    洛可可一开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春……药,是春天的那个春吗?还是会让人变笨的蠢药?

    但是他好像只听过人家卖“春药”,没听过有人卖“蠢药”,春药有人买,蠢药应该卖不出去,也没有人笨到想买这种药吧,若是有人笨到买这种药,那他应该已经不够蠢到不用吃这种药了。

    “春药?是那个……那个……妓院里的小姑娘不肯卖身,老鸨就偷偷在她饭菜里加的那一种吗?”洛可可愣愣的问。

    截天流欣赏着他腰身如细般的轻扭姿态,漂亮得没有任何一个陪侍的美女比得上,他慢慢的脱下身上衣,坚挺的下身,已经说明他此刻热情如火。

    “比那个更强。”截天流说得一点也不羞耻。

    “我又没说不陪侍你,你……你搞什么?哎哟,我扭得腰好酸。”

    说来说去,他就是怕麻烦、怕腰酸,早知道腰酸得自己想动手去搥,他就不做这档子事了。

    “有备无患总是好的,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半途而废?你鬼头鬼脑的,说不定又说你想要上茅坑等等,我可等不了那么久。”

    “啐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不服气,洛可可却也无言以对,截天流专挑他的弱点戳,他只好乖乖收起抗议声。

    露出强烈占有欲的笑脸,截天流笑道:“别气了,等一会儿就会变凉,不会那么热了。”

    但截天流没说大概要等到明天早上,他可没那么愚蠢告诉他真话。

    抬起洛可可的双腿,他慢慢沉入洛可可紧窒的体内;洛可可咬唇倒抽一口气,但是一股清凉的感觉随着截天流的进入注入体内。

    “凉……凉了!”他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纵然身子被巨大的异物撕裂开,但是那股火热随着截天流的进入而渐渐变得清凉,洛可可吁了一口气,但是截天流霸气的存在也没让他这口气松太久。

    “对,凉了。”

    截天流爱怜的印上一个吻,他没说等一下就会越变越热,比刚才他扭腰时还要热上百倍------还是老话一句,他没那么愚蠢。

    而洛可可的自愿献身让他更努力表现,这样以后洛可可自愿献身的次数才会越来越多,他可不想浪费这一刻千金良宵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这是我这辈子最大大失算!”

    自从遇见截天流之后,乐天的洛可可越来越常愁眉苦脸;,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好像是流年不利,因为他这一辈子还没像现在这么惨过。

    他赤身裸体地躺在床上,连动都没办法动,就算早上宫人替他擦拭身体,帮他搥背揉腰,也没让他的身体好转。\

    只要稍微一动,他的身子就会传来要命的疼痛,尤其是腰部跟身后的隐密部位,痛到他好想哭。

    “早知道爽一夜竟然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,我绝对不干。”

    毫不讳言的,昨夜做起来不只不痛,他还攀着截天流强壮的身体,一再的扭动腰身,那股由脚底麻上头顶,再由头顶舒爽到脚底的快感,让他恨不得截天流一次又一次的再来。

    可是可恶的截天流完没告诉他,第二天早qi书+奇书-齐书上会痛到身不能动,害他昨晚卖力的扭腰扭个不停。

    当然可恨的春药发作也有关系,不过他不否认春药的效果只占一部分,大部分的快感都是因为截天流高的技巧所致,他让他昨夜脑中一片空白,除了扭腰之外完忘了一切。

    而这个可恶的截天流总是在爽快过后,洛可可忙着喘息时,问他要不要再来一次?

    他恨不得再来一百次,当然应好,然后又大战三百回点,随即趁他又在喘息、神智不清的时候,又再问他要不要再来一次?

    他被他身弄得酥酥麻麻,就像小孩子第一次吃糖一般开心,哪里懂得拒绝,当然是点头应好;只是一夜过后,报应也来了,他身痛到连动也不能动,就连他最爱吃的饭也没胃口吃下去。

    他只能躺在床上,嗯嗯哼哼的不停呻吟。

    中午,截天流已经来到洛可可住的宫殿,时间比往常还早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可可……”

    他唤得轻柔,洛可可没力的哼个两声以示回应,若不是不响应实在是太过无礼,否则他其实一点也不想响应,谁教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个人。

    “早上泡过水,比较不痛了吧?”

    洛可可在心里骂道:不痛才怪!

    他痛到现在还完不想动,从然早上泡过热水,也有宫人帮他搓揉僵硬的背部,但是他还是身痛到好像骨 -->>

百度搜索 阶下囚 有声屋 阶下囚 yousheng5 即可找到本书.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阶下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有声屋只为原作者凌豹姿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凌豹姿并收藏阶下囚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