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度搜索 阶下囚 有声屋 阶下囚 yousheng5 即可找到本书.

    “唉,是很不好。”

    洛可可现在在截天流面前都非常老实,毕竟作假,截天流只会再度揭穿他的假面具,那他作戏给谁看?干什么自找罪受?

    他将嘴巴里的东西吞下后,才愁眉苦脸地道:“大王,你知道现在天下女人的敌人是谁吗?”

    截天流挑了一下眉,“这我倒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想也知道你不知。”洛可可再度叹气,“就是我,别人怀疑我用男色迷惑大王,纷纷跑来看我是什么样子,我应付得很累耶!”

    截天流再度挑了一下眉,“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唉,截天流是在装傻吗?想也知道他的意思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大王,我们啥都没发生,我就蒙受不白之冤,成日有一大堆美女来叫阵,烦死我了!”

    “这简单,那就让它发生吧!”

    洛可可点头称是:“是啊是啊,大王果然英明神武,就让它发生……咦?”顺着话尾讲下去,他才发现这段话好像不太对于是话说了一半便顿住。

    此时截天流的脸突然凑近他,那么俊帅的脸孔靠他那么近,差点让他心脏无力。

    洛可可吓了一跳,拿水果当挡箭牌,急忙打哈哈道:“大王是想吃水果吗?我手里这一个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是想吃。”

    吓死他了,害他以为截天流对他有非分之想。

    哈哈哈,果然是他想太多,截天流身边有那么多数也数不完的绝色美女,环肥燕瘦任君选择,不可能看上他这个没肉的矮男人吧?

    虽然以洛国的水平看来,他也不是太矮,但是跟截天流这个高大得吓人的男人相比,他的确是矮多了。

    至于截天流每夜来此,应该是因为他可以逗得他高兴开心。

    刚治理洛国,想必有许多烦心的事情,所以他来这里找他寻开心,也不是一件多奇怪的事。

    “大王不嫌弃我咬过,那这颗就给大王。”

    洛可可把手中的水果递上去,截天流却连瞄都没瞄那颗他咬了一半的水果,一张脸反而凑得更近。

    奇怪,他看的好像不是水果,反而像……像盯着他的唇!是自己今晚眼睛脱窗?还是截天流看的真的是他的唇?

    “我想要吃你嘴巴里的……”

    吃他嘴里的?言下之意是……是……

    纵然洛可可聪明过人,但是脑筋还是一时转不过来,更何况截天流的脸越靠越近,让他身体一阵僵直,他本能的想用手推开截天流的胸膛,但他那胸膛厚实得像铜墙铁壁,让他觉得手心底下彷佛有一颗火热跳动的心脏怦怦作响,手心好像快要烧起来般。

    两人双唇交合时,洛可可的脑中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天下最不可能发生的事发生了,他怎么可能不会脑袋空白?

    正当他脑中一片空白的时候,软湿的灵舌探入他的唇中,挑逗着他的舌尖,让他后背泛起一阵战栗。

    截天流的手掌抵在他的后背,两人几乎是心口对心口,究竟是谁的心跳动得比较厉害,洛可可已经分辨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只觉得自己好像跳进烈焰里,承受烈火焚身的酷刑。

    截天流不但挑弄着他的唇舌,另外一手还穿过他睡觉时穿的薄衣,用粗糙的拇指揉弄着他的乳蕊。

    一股电流从被揉弄的部位往上激窜,洛可可差点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“大……大王,你……你没有断袖之癖吧?”

    他不只吓到,一辈子没口吃过的他还口吃起来,说话不清不楚,而截天流的回应是再给他一个吻。

    两人不知道吻了多久,当截天流放开洛可可的时候,他已经上气不接不气,衣服也已经褪到了肩膀,风情无限。

    截天流黑檀木般的眸子充满了火光,他双手用力的将垂落在洛可捆肩膀的衣服往下拉,直褪到腰部,露出洛可可洛什么肉的上半身。

    “现在有了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洛可可刚才问他有无断袖之癖的回答。

    闻言,洛可可差点昏倒,甚至忘了自己现在衣衫不整这件事,再跟截天流在床上,他铁定会失身。

    “大王请三思,这个……这个……”洛可可吓得差点说不出话来。“也就是古代有圣人说阴阳相合,是为天地,夫为天,妻为地;所以也就是说我们不应该搞断袖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夫为天,你妻为地,没什么不对啊!”

    截天流几句话就堵死洛可可的话,而他的目光也贪婪的横扫过洛可可的胸前双乳,那像小红花一样的乳尖,在他刚才的揉捏下,已经有如盛开的花朵一般红艳。

    刚才洛可可的香唇香甜可口,让他急于想知道他身体其余的部位是不是也一样令人食指大动?

    洛可可急了,“大王,请你再三思,我不是女的,妻是指女的吧?”

   -->>

百度搜索 阶下囚 有声屋 阶下囚 yousheng5 即可找到本书.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阶下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有声屋只为原作者凌豹姿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凌豹姿并收藏阶下囚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