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度搜索 嫁偶天成 有声屋 嫁偶天成 yousheng5 即可找到本书.

    大理寺卿本就惶恐不安了,护国公来了这么一句,吓的他后背一阵阵发寒,勉强挤出一抹笑来,“满朝文武有谁敢欺骗护国公您啊,借下官几颗虎胆,下官也不敢。”

    护国公脸色一沉,嘴上不敢,可他瞧他胆子比谁都大,一个小小大理寺卿也敢欺骗他护国公了,不屑和一个大理寺卿周旋,护国公直接开门见山,“南玉轩到底是谁的人?!”

    声音如雷朝大理寺卿炸过来,炸的大理寺卿脑袋嗡的一声响,怎么又和南玉轩有关?

    他知道昨天南玉轩所在街又着火了,一间绣房被烧了个精光,早上上朝路过还烟熏火燎的,可绣房着火和南玉轩无关啊,南玉轩什么身份,断然不会和一群女流之辈过不去,除非绣房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。

    在南玉轩的事上,他确实对护国公有所隐瞒,可若是能说,他绝不敢欺瞒,大理寺卿望着护国公道,“南玉轩是谁的人,下官不是和国公爷说,说过吗?”

    护国公不是个有耐心的人,看着大理寺卿,他眸底寒芒毕露,看的大理寺卿都不敢直视,心底慌乱的厉害,虽然上回也盘问了,甚至刀架在了他脖子上,但似乎还没有这回怒气大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揪着南玉轩不放呢,南玉轩和他护国公井水不犯河水啊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暗卫已经在大理寺卿身侧了,手一把拍在大理寺卿的肩膀上,险些把走神走的大理寺卿吓了个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暗卫力道不小,那一拍,几乎要把大理寺卿的肩胛骨给拍的粉碎,大理寺卿望着暗卫,暗卫冷声道,“我知道你不怕死,可你一家老小呢?”

    “得罪我们国公爷会有什么样的下场,大理寺卿应该心里有数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再问你最后一遍,南玉轩到底是谁的人?!”

    又一巴掌拍下去,这回大理寺卿直接跪下了。

    大理寺卿脑门上冷汗涔涔,望着护国公道,“下官没有欺骗国公爷,南玉轩确实有一半是皇上的啊。”

    护国公笑了,笑容未达眼里,像是覆了一层寒冰,“到现在还不肯说实话,看来本国公有必要换一个肯和我说实话的大理寺卿了。”

    “送客。”

    暗卫一把将大理寺卿从地上拎起来,大理寺卿几乎吓成一滩烂泥,在朝为官的哪个不知道护国公的手段,排除异己,他要你死,你可能活不到五更,他好歹也是朝廷命官,他竟这样公然拿他家的命威胁他。

    大理寺卿内心愤怒,不想屈服,可他一家老小那么多人,他不能拿他们的命来赌啊。

    大理寺卿一挣扎,暗卫手一松,大理寺卿就就那么摔了下去,双膝磕在地上,几乎要碎裂,疼的他强忍着才没有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护国公就那么看着,眼神漠视,不带一丝的温度,这是他给的最后一次机会。

    大理寺卿咬着牙,忍过这一阵疼痛,声音颤抖道,“国公爷之前让大理寺找过南玉轩的茬,南玉轩大掌柜给属下看了一样东西。”

    因为巨疼,大理寺卿疼的说不了话,护国公没耐心,追问道,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玄铁令,”大理寺卿缓缓吐出三个字。

    几乎是瞬间,护国公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一脸惊骇表情,声音也拔高了几成,“玄铁令?!”

    大理寺卿望着护国公,心底隐隐痛快,刨根揪底问出南玉轩的来历又能如何,即便他是护国公,他也踹不动南玉轩这块铁板,还不如不知道呢,“南玉轩有玄铁令在手,大理寺向天借胆也不敢管南玉轩的事,至于南玉轩是怎么有玄铁令的,下官不知道,也不敢问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的就只有这么多,哪怕再拿他一家老小的命威胁他,他也无可奉告了。

    不过大理寺卿完不必要说这一句,能让护国公震惊到这份上,岂是他一个小小大理寺能撼动的?

    护国公摆了摆手,大理寺卿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,一瘸一拐的出了书房。

    护国公缓缓坐下,脸上的震惊之色半晌收不回来,暗卫望着他,“国公爷,那玄铁令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护国公闭上眼眸,道,“太祖皇帝打江山时,曾建立一支暗卫,这支暗卫几次救太祖皇帝和先皇于危难,后太祖皇帝攻破前朝,把前朝皇宫珍藏的玄铁赏赐给了这支暗卫,从此这支暗卫就叫玄铁卫。”

    玄铁打造的兵器削铁如泥,有了玄铁兵器,玄铁卫更如虎添翼。

    让护国公害怕的还不是玄铁卫的实力,而是太祖皇帝赋予玄铁卫先斩后奏之权,只听皇上一人调遣。

    大理寺卿说南玉轩一半是皇上的,不仅没有欺瞒,而是说了实话。

    玄铁卫只听皇上的,当年皇长孙在秋水山庄出事,玄铁卫赶去救人,要么是先皇派去的,要么先皇在神志不清之前,已经把玄铁卫交给太子了,太子出事,皇长孙自然就是下一任玄铁卫的主人。

-->>

百度搜索 嫁偶天成 有声屋 嫁偶天成 yousheng5 即可找到本书.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嫁偶天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有声屋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嫁偶天成最新章节